致力于水处理行业多年——卡松化工

济南卡松化工有限公司

咨询热线:

13335192464

产品中心

最新资讯

联系我们

济南卡松化工有限公司

 

联系人(name):盛女士

电话(telephone):

固话(mobile):

传真(fax):

地址(address):

邮箱(e-mail):
 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列表 > 公司动态 > 2021年污水处理刻不容缓,让疾病远离,让健康回

2021年污水处理刻不容缓,让疾病远离,让健康回

目录:公司动态发布时间:2021-04-26 09:14

文章出处:卡松化工责任编辑:卡松小编

     

2002年11月16日上午,闻着让人呕吐的刺鼻味道跨过共产主义渠大桥,到达河南浚县北老观嘴村口时,一只满身乌黑的死猫雕塑般站在进村的桥头上。  正值农闲,几个村民把它放在路上玩,他们打趣说:“它没得癌症。”  和村民的第一句对话,竟这样直接切入到一个困扰当地村民多年的主题:癌症。  从1998年至今年11月,4年多时间里,这个1200多人的村子已有79人死于癌症。  死因和卫河有关:在十几年时间里,数百公里长卫河里流淌的,一直是墨汁般的污水。却没人为此负责。  灾祸还将持续下去,最近一次对该村部分人口的普查,已有约20位村民被确定为“癌症嫌疑人”。  北老观嘴村民的境况,只是卫河两岸越来越多令人痛心的村庄中的一例。溯流而上,仅在浚县境内,就有69个村庄正面临与该村同样的命运。  作为横贯豫北的一条重要干流,古往今来,为华北平原提供了肥美土地和清澈水源的卫河,现在已彻底变脸。裹挟着污浊河水,这条吞噬了众多生命的河流,越过河南省界,一路流向河北、天津……  北老观嘴村:当死亡变得平常  在卫河和共产主义渠相交的三角地带,几十座新坟散落其间,“俺这儿不兴公共坟地,如果有,4年来的坟应该很壮观。”一位村民说。  谈起癌症,村民们一点也激动不起来。从1998年开始,患癌症死亡在该村变得很平常。上月的一天,24个小时内,村里就死了两个癌症病人。和其他死者一样,新坟没有墓志铭,没有死因说明。  最初,没有人把死亡和祖辈相邻的卫河联系起来。死亡人数的迅速增加与病症的相似,加上40岁以下年龄段死亡比例的越来越高,迫使人们开始怀疑。  1998年死亡的19个癌症病人中,40岁以下的有8人。病症相似:胃癌、食道癌、贲门癌、肠癌、肺癌等。  1999年,癌症死亡人数17人,40岁以下10人;  2000年,癌症死亡人数16人,40岁以下8人;  2001年,癌症死亡人数17人,50岁以下占半数;  2002年,已死亡10人。  2002年11月,所知的现存癌症病人为2人,另有20名癌症“嫌疑人”。 离河边还有几十米,有人开始干呕。味道很难形容:甜、腻,像某种化学制剂,还混合着一种奇臭的味道。想不呼吸是徒劳的。  把河水舀上来,浓咖啡一样的水,浮着浑浊的颗粒。手上的水蒸发后,一层黄黄的东西就黏在手上,恶心味许久都去不掉。  随便挖开河边的土层,很快就会让人失望,经过十几年的黑水浸润,土层和泥都乌黑发臭了,让农民亲切的黄土和干净泥沙再也见不到。
 成绩和黑水:谁是真的?  黄河以北的华北平原,是河南的大粮仓之一,夏秋过去,到处是废弃的秸秆。从1980年代起,这些东西派上了用处:造纸。土法上马的造纸厂成本低廉,加上不必购买污水处理设备,丰厚的利润使小造纸产业迅速成为卫河流域“乡镇企业的支柱”。  从1980年代起,一大批造纸厂在当地上马。卫河上游的新乡市,一段时间里畸形发展起来的造纸企业达到142家,绝大多数都是小企业。  据当地政府公开的资料显示,这些企业的污染负荷占全市的80%以上。有关部门公开承认,这些企业有的工业废水排放不达标,有的甚至根本就没有排污净化设备。  按当地政府治理污染的“力度”以及历年年终的工作报告,人们很容易相信,卫河污染治理已取得巨大成就。  新乡市今年6月份的一份报告认为,“由于认识统一,措施得力,2002年6月30日前,全市关闭制浆规模80万吨/年,COD(化学需氧量的简称,通常以COD作为有机污染的综合指标)年削减量达2万多吨。”  卫河却令这些“业绩”和措施尴尬不堪:既然上游治理污染成绩斐然,那么,黑水从哪里来?  走卫河  2002年11月16日,沿着河堤,记者从北老观嘴村溯流而上,想寻找水流清澈的卫河段。  结果是失望的,自北老观嘴村、过浚县码头村、孙庄到浚县县城大桥,共约30公里的河段,河水浑然黑成一色;在浚县西关附近河段的闸门处,壮观的白色泡沫和污水哗哗融入卫河,沿着几公里的污水排放沟寻找,绕过居民区,赫然看到一家纸厂正是污水源。  此后两天,记者徒步继续上行,过罗庄、晏庄共约16公里。黑水河从安阳滑县、卫辉市、新乡市、焦作市一路奔淌……  在记者经过的近50公里的两岸农村,每个村子都可以列出不少癌症死亡者名单。这些没有工业、没有其他污染,靠河水生存的农村,因为河流的污染,付出了无辜代价。  究竟死了多少人?还有多少人会因此而死去?真实的数据也许是个永远的谜。  从浚县县城隔河望去,城区的人一直吃自来水,他们的健康得到了保证;而比邻的村子,却只能长期吃浅井水。  今年9月,深水井终于在北老观嘴村建成。同期,卫河沿岸69个行政村近十万居民的最大期盼终于来临:鹤壁市派出69个工作队,深入各村,深水井打了出来。  吃水问题暂时解决了,那条吞噬了众多生命的河呢?就在记者离开当地时,黑水依旧,气味依旧,排放依旧,仍是卫河的真实现状。   据国家环保总局公布的资料,我国的河流、河段已有近四分之一因污染不能满足灌溉用水的应用要求(这是我国最低一类的水质要求),全国湖泊约有75%的水域受到显著污染,有些水域已经丧失水体功能。  据悉,目前我国每年的废污水排放量总量已经达到了620亿吨,相当于每人每年排放40多吨的废污水,其中大部分未经处理就直接排入江河湖泊。  对我国11.4万公里的河段进行监测的结果表明,水质只能作为农业用水的水体达到了四成以上。其中,松河、辽河、黄河、海河以及淮河几个流域的水污染最严重。 孙营是杜营行政村的一个自然村,杜营行政村下面有两个自然村:杜营和孙营(村名都以村中人的主要姓氏命名)。孙营有280多户,1600多人,分为7个村民小组。在统计上有土地1207亩,目前实际上有土地800多亩,修公路占用了130多亩,修建高速公路又占用了140多亩。 有40多户以收破烂、搞塑料回收谋生。另外有21家用塑料机对回收的塑料进行加工,一年能赚1—2万元。外出打工的有356人,主要是青少年,一般都是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。一般到陕西、广州、深圳,他们一年回家一次,长年在外。 2002年,霍岱珊把他在“癌症村”所看到的用镜头记录下来,完成了一组《污染造成肿瘤村》,淮河水污染的严重情况第一次给人带来触目惊心的震撼。 在十年的时间里,霍岱珊沿着淮河走过了20多个县市,4000多公里道路,沿途拍摄了1万多幅有关淮河流域水污染的作品。从这些作品中,人们看到更多的是一条面目狰狞的河流。从沈丘县出发,顺流而下,是沙颖河流经的最大一个城市阜阳。 沙颖河里只看到层层白沫从上游翻滚而至,河水几乎变成黑色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臭。已经没有什么鱼了,只是偶尔在暴雨之后,会有从上游或一些鱼塘里冲刷进来的鱼。河水的污染程度不仅已经活不了鱼,即便是人的皮肤在水里稍微泡久一点,都会瘙痒溃烂。

水处理阻垢剂厂家

全国服务热线:

13335192464

卡松化工 版权所有© Copyright 2019 鲁ICP备14033951号-48
公司电话:13335192464公司传真:
联系人:盛女士联系电话:13335192464
地    址:山东济南市市中区南辛庄西路249号邮    箱: